2022 年 7 月 4 日

克魯曼:歐洲經濟問題大 但並非你想的那樣

克魯曼強調,歐洲經濟問題確實很嚴重,但並不是這些人所指的問題。

他解釋說,憂慮美國「歐洲化」的人,腦海中的歐美比較似乎還停留在1990年代,當時歐洲各國政府的社會福利支出龐大,並對金融市場施加諸多法規限制,導致經濟罹患「歐洲硬化症」,失業問題長期揮之不去,因雇主稅負高又難解僱員工,而員工失業也不愁,反正有慷慨的社福津貼可領。

同時,歐洲採用新科技的腳步也落後,有一段時間,在網際網路使用以及整體資訊科技(IT)領域被美國大幅超前,因此有所謂「歐洲稅負高和法規嚴扼殺創新」的論點。

然而,克魯曼指出,這些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現在的歐洲與美國相比,就業差距大致已消失;IT使用率差距早已消失,歐洲許多地區的家庭如今寬頻網路使用比率,與美國家庭相當,可能還更高。歐洲國家的人均國內生產毛額(GDP)確實低於美國,但主因是歐洲人休假較多,所以平均每年工作時數較少,反映工作與生活平衡的選擇,而不是經濟問題。

若比較平均壽命,美國反而落後:例如法國人平均就比美國人多活四年。什麼原因?克魯曼指出,最可能的解釋是,法國實施全民健保制度。

然而,克魯曼指出,當今歐洲經濟問題很大,若下一波全球危機震央發生在歐洲,他不會訝異。但歐洲此刻的問題並非出在社會福利太慷慨或政府干預過度,而是因為歐洲國家共用單一貨幣歐元,卻缺乏共通的銀行業安全網;而且,歐洲主要國家,特別是德國,對財政赤字怕得要命,不願擴大公共支出刺激經濟。正是這種政治四分五裂加上僵硬的意識型態,造成歐洲經濟長期積弱不振。

因此,舉歐洲為例說明積極追求社會正義會招致惡果的中間派人士,顯然還停留在昔日印象。現在的歐洲經驗其實反而證明前進派人士的主張:政府可以有所作為,使美國成為更公平的國度,同時不至於造成民眾怠惰不努力。而歐洲問題也凸顯出政府的介入應該增加,而非減少。

克魯曼的結論是,全民聯邦醫療保險(Medicare for All)、富人稅和其他前進派提出的構想究竟好不好,可以付諸公評;但別只舉法國例子多麼糟而將這些構想全盤抹煞,那只會暴露自己的無知。

黃背心運動人士走上巴黎街頭抗爭。路透
黃背心運動人士走上巴黎街頭抗爭。路透

廣告區

【代購】

艾媽咪美國代購連線:詳細資訊請點我觀看美國代購

美國代購-polo熊:詳細資訊請點我觀看polo熊

【投資理財】

IX securities:詳細資訊請點我觀看外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