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年 12 月 2 日

《匯思-李達志》上季金融帳戶淨流出1635億,金管局指非走資

  《匯思》近幾個月香港的資金流動一直是比較熱門的話題,不時出現一些相關分析或評論,
引用各種不同的跨境資金流動數據,試圖尋找資金是否有外流的跡象。但金融體系龐大和複雜,
令人很難單從某一個角度就可以完全了解。而很多統計數字背後又涉及一些經濟學的定義,需要
小心解讀。今天政府統計處發布了2019年第三季香港國際收支平衡的初步統計數字,我想借
這個機會再就這個話題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*第三季金融資產錄得1635億元淨流出*

  國際收支平衡是一項統計報表,有系統地撮錄在一個指定期間內(一般是一年或一季)某經
濟體與世界各地之間進行的經濟交易。統計報表把這些交易分為經常帳戶和資本及金融帳戶。經
常帳戶量度關於貨物、服務等的資金流量。金融帳戶記錄關於金融資產及負債的交易,而資本帳
戶量度有關資本轉移及非金融資產等的交易。簡單來說,國際收支平衡報表就是把某個經濟體內
的居民與其他地方的居民之間進行的貿易、金融、服務等等各類經濟活動的交易來做一個統計。
一個必須要強調的重點是國際收支平衡帳並不是以地域作量度,一些不涉及跨境資金流動的交易
,也可能會在帳目上出現。
  根據政府統計處發布的數據,2019年第三季香港的經常帳戶錄得744億港元盈餘,這
反映香港繼續儲蓄多於投資,而香港過去一直將這些儲蓄,轉化為對外金融資產(例如股本證券
或債務證券),以賺取收益。第三季屬非儲備性質的金融資產錄得1635億港元的整體淨流出
,當中主要反映在證券投資的900億港元淨流出,以及其他投資的750億港元淨流出。
  其他投資淨流出部分其實反映了外匯基金於季內的資金調撥安排,令外匯基金在放於本地銀
行的外幣存款增加,早前我們已有所提及。此調撥提升了銀行所持有的外地資產,因此會被記錄
為其他投資的流出。另外,證券投資的900億港元淨流出,與2018年每季度平均1541
億港元和2019年第一季2229億港元比較,幅度並非特別高,這反映了香港居民一向有購
買外地股票及債券。

*資金進出與銀行體系存款變動無必然關係*

  大家可能會問,國際收支平衡報表統計的資金進出,是否會直接影響香港銀行體系的存款水
平呢?簡單來說,兩者沒有必然關係。一些日常經濟活動,即使不牽涉香港銀行體系的存款變動
,但仍可錄得金融帳戶資金流入或流出。舉例來說,本地出口商把貨品出口到美國,並利用美國
銀行戶口收取付款,便會令經常帳戶錄得流入,金融帳戶內的其他投資則錄得資金流出。日後若
這個出口商利用美國銀行存款購買美國證券,該交易亦不會令香港銀行體系的存款有任何變動,
但金融帳戶錄得的流出會由其他投資部分轉換到證券投資部分。顯而易見,這些活動都不牽涉香
港銀行體系的存款變動,也不代表一般人心目中所謂的「走資」。
  我們明白近期市民對資金流向的關注度很高,但是很多統計數據並不容易理解,所以我們嘗
試多用一些盡量淺白的語言協助大家分析。過幾天我們會有另一篇文章再談一下如何可以用最及
時的方法去觀察資金流動的情況。

香港金融管理局
副總裁
李達志

2019年12月20日

文章來源:經濟通ET Net財經生活網